IT专栏评论

千亿市场赛道“长坡厚雪”,民宿行业未来可期?

红杉资本创始人唐·瓦伦丁曾经说过一句对投资界影响深远的话:“投资于一家有着巨大市场需求的公司,要好过投资于需要创造市场需求的公司。”
这既定调了红杉的投资风格,也让“赛道论”深入人心。
巴菲特说:“人生就像滚雪球,重要的是发现长长的坡和厚厚的雪。”
何为长坡?长坡就是好赛道。
据企查查平台数据显示,2021年在相关投融资方面,融资金额在百万级的旅游项目有2个,千万级旅游项目有7个,过亿的旅游项目共9个。疫后旅游业数据恢复的背后,一级市场也给出了积极的响应,酒店民宿也正成为旅游投资的热门。未来展现在投资者面前的,将是一个市值千亿的“高质量发展”投资蓝海。
这首先体现在民宿的融资上。蓝海下,入局者众。
事实上,近几年一批嗅觉灵敏的资本早已开始布局民宿赛道。2017年是共享住宿的投资热年,这一年,爱彼迎、途家、木鸟均成功拿到融资。2019年只有木鸟一家传出融资消息。疫情影响下民宿行业发展略显寡淡,但去年四季度以来,民宿平台、运营商、PMS提供商融资动作频频。2020年12月10日,在疫情中历经跌宕的Airbnb终于在纳斯达克上市,上市至今市值已经超过1100亿美金。视角回到国内,橙途民宿、订单来了、如程、泊心云舍表现亮眼,先后获得不同轮次的融资。
2021年上半年,酒店民宿的投融资数量更多达11起。由此种种都在表明,民宿正在撑起一个千亿赛道。
 
资本市场青睐的背后,民宿市场两大成长性关键因素值得关注。
其一是民宿依然远未到达存量竞争:
公开数据显示,国内住宿市场的民宿渗透率占比仅为3%左右,远低于欧美20%的市场占比,国内民宿市场依然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木鸟民宿黄越曾在采访中表示,“国内民宿市场的发展是一场马拉松式的竞争,现在才跑过100米,后面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同于滴滴等共享经济模式,共享住宿身处增量市场,供需两端需求依然旺盛,蛋糕只会越来越大,上半场的竞争或许才刚刚开始。
第二是民宿行业壁垒高筑。民宿从传入国内至今,已经发展了近10年时间。历经多次洗牌后,国内存活的民宿项目屈指可数,最终形成了以途家、木鸟民宿、小猪以及进驻中国的Airbnb为第一梯队的平台型短租行业新格局。需求端中期快速成长、长期持续增长叠加供给端的优势造就民宿业获得高确定性的成长。
说完了赛道,那民宿行业的雪够厚吗?
任何行业要发展,要做大,一定会走向标准化之路。民宿行业逐渐从“非标”走向“部分标准化”。因为只有标准化才能规模化,只有规模化才能带来成本降低的规模效应。这是工业生产和商业社会发展的秘诀。也是民宿发展过程中必须要面对的现实。民宿行业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然站在了转型升级的关键节点。正如瑞·达利欧所说:“大多数人错过了中国正在发生的真正趋势”。中国民宿产业发展,正从小本情怀生意,成为融合品牌、资本、运营的标准化经营,发展之路上布满了“厚厚的雪”。
那么行业如何构建厚雪呢?结合需求变化、行业壁垒、资产模式和供应链等几个维度来看,或许我们能得出一些结论。
据今年十一黄金周木鸟平台公开数据显示:90后与00后用户的占比超过60%,年轻化成为民宿消费群体的最大特征之一。这也决定了喜爱民宿产品的消费者对于个性化、多元化的民宿产品更加青睐,他们选择民宿不仅仅只是为了住这个单一需求,而是将民宿看做了一种场景,在这个场景中可以拍照打卡、聚会轰趴、表白求婚等等,这与对标准住宿产品的期待有明显的区别。
途家执行副总裁兼首席商务官李珍妮从不忌讳途家的部分流量来自携程:“中国OTA格局已定,再造巨舰的难度可想而知”。OTA大佬布局民宿市场,有利于加速市场教育,提升用户认知度。这个阶段的早期,在线旅游企业曾帮助中小民宿主解决过一些基础性的问题,比如交易。非标住宿挂到一个有影响力的OTA上“躺着就能数钱”。但随着过热的警报拉响后,越来越多的民宿经营者意识到:酒店需要规模效应和流量作为底层支撑,而民宿的运营思路截然不同。民宿的接待上限比酒店低得多,在区位选择上也常常远离核心的景区或繁华区域,若仅在OTA上以同样的逻辑卖房间,很容易陷入作为酒店替代品的尴尬角色,加上资源有限,难以在同质化竞争中胜出。因此,依靠平台化提升效率、依靠内容化做品牌、拓新客、拉复购,才是破局点所在。
木鸟民宿CEO黄越认为,打造民宿预订的垂直细分平台,会让产品和服务上更加完善,扩展更广泛的用户群体。民宿平台的房源数量和专业度会高于OTA类平台,在供应链层面形成一定壁垒,可以更好地满足用户的差异化需求。同时,OTA类平台经营的机票和酒店业务,与民宿的非标属性不同,导致综合类平台在建立用户认知上难度增加,而民宿平台将会通过在产品、服务以及品牌建设上的持续发力,突围传统的OTA企业,逐步占据用户心智。
从资产模式来看,当下,民宿行业主要分为B2C和C2C两种模式,疫情期间,途家砍掉自营业务,小猪艰难存活。显然,主打B2C的两家民宿平台显然远远不及木鸟和Airbnb。木鸟和Airbnb坚持C2C的轻资产模式,姿态更加“轻盈”。而盈利与否是民宿行业是否健康的一个重要衡量指标。据资料显示,疫情期间爱彼迎成功上市,木鸟在2020年4月、5月、6月、7月连续实现盈利,充分说明在大趋势困顿的当下,显然C2C的轻资产模式抗风险能力要更强。陈刚临危受命接任途家CEO,将疫后运营战略从“重投入、重运营”往“轻投入、重运营”方向转变,这也侧面印证了了整个行业在坚持轻资产模式上的正确性。
“链”上发力,让行业发展有韧性有活力。在木鸟民宿CEO黄越看来,经过疫情的教育,行业逐渐回归住的本质,也让赛道玩家更加清晰地看到行业的根本增长点是消费者的需求与口碑。这也是为什么途家内部将《民宿分级标准》列为优先级最高的P1项目,优化供给端的原因。
随着民宿业盈利抬升成长潜力有望持续释放,其商业化速度已然超前,持续扩大领先优势之后后续有望实现滚雪球的效果。“民宿是一场长跑,能跑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胜者。”